廣州國資發展控股有限公司

【國資智庫】廣州國發“煉金”

發布時間:2017-11-09 瀏覽量:

作者:王錚

組建成立約2年后,廣州國資發展控股有限公司作為廣州市屬國資第一個資本投資運營平臺,運營成績令人矚目。


該公司規模從剛組建完成時的534億元增長到642.5億元,凈資產從284億元增長到317.9億元,累計達成投資協議200億元,完成投資150億元,管理的市值從330億元增長到約550億元。2016年,廣州國發入圍中國企業500強,位列2016年中國服務業企業500強第155名。


不過,業界認為其先天即有優勢。2014年9月,廣州國發初步組建。廣州市委市政府將廣州發展集團和珠啤集團兩家整體上市的集團本部合并共同改組為廣州國發。


組建方之一廣州發展集團主要從事綜合能源業務的投資、經營和管理,是廣州市國有資產授權經營機構。旗下擁有包括廣州發展實業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廣州電力企業集團有限公司、廣州市燃氣集團有限公司等全資、控股企業30多家,于2012年整體上市。


珠啤集團則是一家以啤酒業為主體、以啤酒配套和相關產業為輔助的大型現代化企業,旗下為珠啤股份。2015年6月,其100%股權劃轉入廣州國發。


由兩家整體上市企業合并組建,我們可以從一開始就通過國有股權的大歸集搭建資金統籌配置的大平臺,推進國有資本大運作,實現國資國企大發展。”廣州國發總經理高東旺介紹。


他表示,廣州市成立一家資本投資運營平臺,一方面,實體企業需要引進社會資本,中間載體不可或缺,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需要類似的平臺將資金引入實體企業。廣州國發將承擔載體和平臺作用。


根據廣州市委市政府對廣州國發的定位,廣州國發將履行的職能包括:國有股權持股平臺、資本運作管理平臺、戰略投資發展平臺以及公共資金增值平臺。


所謂國有股權持股平臺,即其將通過持有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的國有股權,最大限度挖掘和提升上市公司股權價值,提高國有資本的回報率及證券化率。


資本運作管理平臺,即廣州國發需發揮資源整合、投資引領、杠桿放大等功能,引入社會資本參與國企重組改革,推動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


戰略投資發展平臺即廣州國發將參與投資效益好、帶動性強的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優化國資產業布局,同時代表廣州市政府積極參與重大生產力項目的投資布局。


公共資金增值平臺則指,廣州國發需要盤活市本級公共資金,管理政府產業引導基金以提升資金效率,探索運用公共資金加快推進關系社會民生的市政府重點項目建設。


廣州國發的戰略定位頗為吃重。

01

初登舞臺


廣州國發初登市場舞臺便極有魄力,其連續在公開市場上大手筆參與廣州市屬上市公司定增讓市場耳目一新。


在組建完成的約2年時間內,廣州國發先后參與了廣州友誼、廣州浪奇、白云山、珠江啤酒、嶺南控股、廣汽集團、中國電建等多家國資上市公司的定增計劃,并在多家企業中一舉成為重要股東。


廣州國發第一次在公開市場上現身,是在廣州友誼的定增方案中。2014年12月5日,停牌3月有余的廣州友誼發布增發方案,向廣州市國資委以及廣州國發、廣州地鐵等7名特定對象發行不超過10.6億股,募集不超過100億元,用于購買越秀金控100%的股權并向越秀金控增資。廣州國發在此次定增中出資25億元參與認購,認購金額僅次于廣州市國資委。


與廣州友誼僅相隔20天,在當年12月26日廣州浪奇披露的定增方案中,廣州國發再次出現。廣州浪奇發行7655萬股,募集6.5億元,廣州國發出資6.3億元,認購了其中的7420萬股,占認購總額的96.93%。通過此次增發,廣州國發在廣州浪奇中的股份達到14.2%,成為廣州浪奇的第二大股東。


當年7月,珠江啤酒公告以定增的方式募集不超過48億元,定增對象包括其時剛剛擔任控股股東的廣州國發、第二大股東百威英博以及員工持股計劃。廣州國發投入了不少于25億元參與這次增持,而且還對定增“包底”。即廣州國發的認購數量將是以總認購金額減去百威英博和員工持股的金額確定。


“迄今為止,我們一共投資135億元資金參與定增,在原來的廣州發展股份、珠啤股份基礎上,再構建起“2+6”產權結構,即2家控股上市公司,6家參股上市公司,國有股權持股平臺初步形成。”高東旺介紹。


能頻頻參與上市公司定增自然有其理由。


“一是廣州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希望廣州市屬上市企業在定增的時候,廣州的國有資本運營平臺公司優先參與;其二,是我們可以為上市公司發行價格和數量進行兜底,彰顯了廣州市國資的實力和進一步做強做優做大的決心,這樣能夠增強資本市場的信心和市屬上市公司在引入戰略投資者時的談判能力,廣州國發是在為廣州國資整體的資本運作保駕護航;其三,有的企業,比如央企中國電建定增,是通過市場競爭的方式進行,央企希望選擇有協同效應、競爭力和未來具備戰略協作關系的企業參與,廣州國發旗下有電力企業,在市場上形象正面,又有平臺優勢,我們被中國電建選中。”高東旺表示。


廣州國發參與這些上市企業增發,通常是協助其進行資產重組、結構調整或產業轉型升級。“一方面增強政府對上市公司的控制力和話語權,另一方面增強市場信心維護提升上市公司市值,在上市公司整體實力和產業投資能力得到進一步加強的同時,國有資產也得到了保值增值”高東旺介紹。

02

構建基金群


培育企業發展生態比關注單個項目更重要,建立科技創新支持體系比一次性獎勵補助更重要,構建長效伴隨企業成長動態的機制比靜態單向服務更重要。基金模式既是引入社會增量資本,放大國有資本的重要手段,也是新一輪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工具,因此廣州國發目前正著力構建基金群,構建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的生態圈。”高東旺表示。其目前正打造的基金包括廣州市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科創基金、綠色基金、并購基金等,計劃基金群總規模近千億元,并能整合優勢資源,搭建產業發展生態圈。


據了解,廣州市中小企業發展基金規模為5億元,全部為廣州市財政注資。財政設立此基金目的在于支持廣州市中小微企業發展,緩解這些企業各類融資問題。


“這支引導基金具有財政凈收益讓渡、股東回購和協議轉讓、強制跟投、決策權限下移等創新亮點,目前已吸引20多家國內知名管理機構參與子基金管理人競標,通過市場化方式吸引社會資本,將形成超過20億元規模的8-10支子基金落戶廣州,年內至少實現6家子基金落戶。”高東旺介紹。財政將引導基金交于廣州國發管理和運營,但并不強制其投資某個具體項目。


政府的管控措施是設定戰略投資方向和投資模式,投資模式即70%通過子基金投資,30%為母基金直投。但到具體如何選擇項目,如何決策都交由企業市場化操作,我們的基金管理團隊亦全部為市場化招聘,我們也強制要求團隊對項目和子基金跟投。”高東旺介紹。


機制的靈活決定了成效。


與中小企業引導基金運作方式類似的是,廣州國發正與科創委下屬承擔政府服務職能的廣州科技金融服務中心共同發起、聯合證券機構、商業銀行等設立首期規模11億元的科創國發母基金,該基金定位于服務廣州科技型高新技術企業。


“政府機構和部門希望精準尋找到做優做強的企業標的,而我們將以市場化的手段,將資源導入到有需求的、符合標準的企業,將企業的產業鏈條做長。”高東旺表示。


廣州國發希望科創母基金吸引超過100億元的社會資金規模,并將設立國內領先的種子、天使、VC、PE、并購子基金群等。更遠的規劃是,依托眾創空間、孵化器、加速器、科技產業園等創新創業載體,打造科技金融發展平臺,將可以服務500家科技型企業。


這支基金未來爭取推進100家科技型企業進入多層次資本市場,優化廣州科技企業的投資——創新——發展產業生態圈。”高東旺介紹。


綠色基金則是廣州國發為支持廣州市的重大基礎設施建設設立,初期規模為500億元。廣州國發出資24億元,會同8家廣州市屬從事基礎設施建設的企業,這8家企業包括廣州地鐵、廣州水投、廣州交投、廣州鐵投、廣州港、珠江實業、廣州建筑、知識城集團等共同出資40億元成立母基金。這相當于上述8家企業至少出資1億元,然后再邀請保險機構、商業銀行等各方資源構建綠色發展產業投資基金。


“這8家企業都是承接基礎設施建設的企業,有同質化趨向,基金的設立能幫助他們在承接項目和項目實施的時候,既降低綜合融資成本又改善資本結構,同時以市場化方式豐富發展手段。”


并購基金的組成方式亦與綠色基金類似。廣州國發擬會同8家國企或國有控股上市公司籌集資金30億元,成立總規模達300億元的國內國際產業并購基金。


這支基金設立意圖單純,目的明顯。按照“閑時保本理財、需時戰略支撐”的思路幫助合作方圍繞上市公司主業,對關鍵性和核心競爭力強的產業鏈上下游優勢企業實施收購兼并,擴張產業鏈上下游,搭建市屬國企聯手“走出去,引進來”的服務平臺,因此其運行法則亦簡單明了:誰的項目誰擔保,誰的項目誰負責回購。基金主要是幫助合作方在并購過程中起到資金和戰略支撐作用。


綠色基金、并購基金、科創基金均采取結構化設計,有利于進一步發揮國有資本的引領帶動作用,更大比例的撬動社會資本,引進保險機構和銀行資金,服務廣州社會經濟發展大局。


一面多種手段擴張增量,一面,廣州國發盤活存量。

03

激活


廣州國發的存量來自于兩方面,一是擁有的作為組建基礎的兩家上市公司股權資源和AAA信用評級優勢,一是待盤活處置的存量資產


廣州國發認為資源歸集大有益處。


“公司運營約兩年,發力點之一便是歸集的資源。只有將資源歸集才有發展空間。”高東旺表示。


換句話說,廣州國發能將上市公司的股權再資本化。


事實上,一方面借助于上市公司股權資源和較高的信用評級,廣州國發在沒有新的財政投入情況下,采用各種辦法,比如發行私募債、公司債、超短融等市場化的方式獲取較低成本的中長期資金,另一方面通過存量資源盤活、資產證券化等多種方式解決整體資本運作的資金需求。目前,累計達成協議投資金額超200億元,并撬動800億元投資規模,讓國有資產規模迅速擴大。“在發揮平臺作用中,廣州國發更側重于協同市屬國企,推動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和地方實體經濟建設,例如廣州國發目前的投資中98.9%投資于國有企業、91%投資于廣州當地,在廣州市國資委33家企業中,廣州國發已與18家形成了股權關系或基金合作等。”高東旺表示。這與市委市政府賦予廣州國發的功能定位也是一致的,有效地實現了政府的戰略意圖。


這意味著其激活了沉淀的股權資源,并盡最大可能放大市場效用。“資源歸集后,不僅現金流形成聚集合力,且企業負債率降低,抗風險能力增強,我們能更有力量支持旗下企業進行重大產業投資、并購、轉型甚至退出。”比如其大手筆參與珠江啤酒定增,支持其并購投資,推動員工持股,最終實現升級轉型愿望。另一方面,其在組建之初以最快速度完成了下屬5家“僵尸企業”處置,每年減虧約300萬元,繳納稅金15340萬元,清算凈收益39506萬元,累計分配回的剩余資產88015萬元。與此同時,其積極梳理閑置土地、物業資產等。比如將閑置的地塊交與地方政府收儲,將持有的物業進行盤活等。完成后預計將回籠資金15億元。


此外,其在處置剝離各類資產時,將與上市公司業務關聯度較高且經營良好的優質資產股權適時注入上市公司,這進一步提升其公司的資產證券化水平。


雖然廣州國發在資本市場上長袖善舞,但在背后實際運營的確實個“小團隊”。高東旺介紹“廣州國發目前整個團隊僅有45人,按照“小機構、大運作”的思路搭建架構,實現高效運作”。其風控亦可圈可點。據了解,廣州國發設置了整體負債水平不超過65%的控制線,在完成一系列資本運作后目前的資本負債率仍在50%左右,處于行業較低水平;并通過出資10億元設立全資子公司廣州國發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建立防火墻,運作市場化項目,參照淡馬錫防控體系,對市場化項目,一律不擔保、不增信,確保風險隔離。


其在治理結構上亦實施外部董事過半、外派監事制度,其現有7名董事,其中4名為外部董事,3名內部董事(含1名職工董事)。


此外,其與業內排名前五的知名證券、私募機構、知名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合作,聘請其對具體投資項目提供專業咨詢和獨立評估意見,提升風險控制水平。


更具特色的是,為防范道德風險,廣州國發內部設立有廉政風險保證金制度,廣州國發每年將中層干部以上的高管10%的工資收入扣下來做保證金。


對基金管理團隊則強制跟投,有條件的子基金團隊實現股權激勵。“這樣我們利益共享,風險共擔,有效把控了公司的整體風險。”


未來,廣州國發將充分發揮先進制造業加速器、戰略新興產業引導器、廣州市屬資產資產證券化轉化器作用,力爭用3年左右時間籌集1000億投資發展資金,撬動8000億元以上建設規模。


“我們將充分發揮廣州國發作為廣州市國資委市場化抓手作用,充分發揮國有經濟在城市發展中的支撐,引領和帶動作用,不僅要創造價值,更要撬動國有經濟的整體價值。”高東旺表示。

  1. 上一篇:暫無
  2. 返回列表
  3. 下一篇:【新華網】百億級廣州商貿產業基金成立
新快3走势图淘宝